QQ糖

【八一七贺文】【2016.8.17 日记】

w_思无邪_:

    #盗墓笔记##瓶邪##铁三角#【2016.8.17 日记】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小哥帮我拔掉了一根白头发。他拔得十分容易,却不知道我藏这根头发藏得有多么辛苦。


      他端详着头发没说话,但是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说“你老了”。我的白发似乎是在那一瞬间开始生根发芽的。


 


      在他说这句话之前我还是一个愣头青,在心里还存着热情抱负,但在那一句话之后我仿佛真的老了,无尽的疲劳和空虚甚至在某个瞬间摄住了我,令人颤抖。那是衰老的感觉,绝对称不上美好。


 


      言归正传,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胖子早早地拉起了横幅,红色的生宣纸上是我题的字“纪念长白山留守瓶仔回归现代社会一周年”【关于“瓶仔”这个称呼,是胖子之前偷看我的笔记,读到闷油瓶三个字时直夸我天才,见小哥不反对,就当做是他默认了。】


 


      微信群里老油条们早就炸开了锅,好几个红包扔下去才消停下来。胖子投身于庖厨之中,时不时还抽时间出来跟着大部队讹我。他的身材昭示了他主厨的地位,看来隔壁大婶家的母鸡又要遭殃。幸好小哥正在磨鱼钩,没空和胖子一起出去为祸人间,我也不是万能的,用多了就钝了。


 


      说到鱼钩不得不谈到钓鱼,谈到钓鱼就不得不谈到过年时候的奇遇。不过那场奇遇就钓鱼来说对我影响并不大,不过心态上的变化还是有的,我曾经谈到过今日就不再多说。


 


      随着我钓鱼越来越多,附近的猫越来越喜欢我,只有小闷除外。


 


      小闷是我捡到的一只小猫,纯黑的,从不亲近人。“和小哥一样一样的。”胖子如此评价道。自那以后我和他背地里都叫它小闷,似乎是为了印证这个称呼,小闷特别喜欢失踪,一失踪就是小半个月。


      我钓完鱼如果正巧碰见小闷在,就会拿鱼汤给它拌饭吃。我总想着能多喂它一顿就是一顿,好歹能少受一点苦。“你太天真。”胖子总是这么说,但是喂起猫来却比我都要卖力。


      小闷和老闷摆在一起是一道奇景。人和猫均冷漠慵懒着,阳光撒下来,他们身上都会有一层光晕。


      小哥心情好的时候【大概是心情好】,也会挠一挠小闷,每当这个时候小闷都会特别乖巧,仿佛我手背上的抓痕只是自己的幻觉。


 


      雨村的日子真的就像一个幻境,平淡的生活像流水一样带走我们为数不多的光阴。因此南京的事我打算缓一缓,毕竟安稳的日子我还没有过够,冬天攒下来的腊肉也没有卖完,屯着有点难办。


      其实对于这种安逸的日子我适应起来并不容易,我相信对于小哥胖子来说亦是如此。也许我们天生都是劳碌命,纵使前二十几年好吃好喝吊儿郎当地过下来了,后面十几年又养成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好克服的。


      由此可见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所以我不能太快奔赴南京,虽然过年时候活动了一下筋骨,但毕竟是老了。


      胖子的头发都白了,我笑他老当益壮,但他总说自己“一饭斗米,肉十斤”。然后我们俩就打起来,再然后就都倒在竹椅上大喘气。


 


      胖子最近迷恋上了开拖拉机的感觉,他总说这让他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做知青的日子。我不知道他何时会想起云彩,但我知道阿贵每个月都会收到他的问候。


      反观我自己,虽然鼻子闻不到味道,但是食欲明显比之前好了太多,甚至连酗酒都不在话下。当然,这里的农家米酒度数不高,胖子向来推崇小酌怡情,所以总拉着我喝两杯,小哥就在旁边静静地坐着,准备随时把我们扛回房里。


      喝酒的时候我们会看远方的群山,会看天边的月亮,会从灯影幢幢一直胡扯到日出东方。


      总有些人是无可替代的。被夜风吹得头疼以后我经常这样想。


      立秋已经过去,我时常会在地上看到夏蝉的尸体,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虽然天气依然热着,但是秋天真的已经来了。我会突然开始想起西湖旁边的垂柳,粼粼的绿色波涛,在湖边垂钓的人群,突然感觉此时仿佛是一个梦,然而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梦是醒。可能一个梦早已醒了,而我却深入了另一个梦。又可能是我并不愿醒来罢了。


 


      随着年月的增长,我的记性开始变差,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当我发现自己开始遗忘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向小哥那边。


 


      我终于知道了遗忘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然而这种感受他早已熟稔。


 


      那是一种慢慢丢失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你将所有东西都丢失干净了,将最深最深的东西埋在心底,甚至连心底那一份最深的渴望都被丢弃,那就是该说再见的时候。彻底的遗忘或许就是我们渴望的解脱,然而对小哥来说却是迷失、寻找与轮回。


      我曾经将自己臆想出的故事告诉给了一个作家。看来我终究是自私的,无论如何都希望有人能够记住它。


      说实话,小哥竟然陪着我们两个老弱病残在雨村老老实实地待了一年,这是我之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意料到的。


      我不知道小哥会陪伴我们多少年,这一年来他放弃了对过往和未来的追寻,我们也很默契地放弃了一些相似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会记得我们多久,只是希望我和胖子化成一捧黄沙的时候,他能记得垒两个土丘。


 


      我离开了之后,会给小哥留下什么?我经常在想这个问题。


 


      我存在时是他与世界的唯一联系,那么我走了之后呢?是否会有其他人成为他与世界的联系?我有这样想过,但却不愿深想下去。未来不可捉摸,想再多也是虚妄。无谓的妄想,无谓的烦恼,近年来我已经消受了太多,徒添烦恼这种傻事,或许已经不适合我做了。


 


      长白山的风雪是美的,美的庄严肃穆,令人望而生畏,然而我此生是再也不愿看到那样的美景了,只希望她停留在所有人的回忆里。


 


      兴许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小哥会回到那个地方,或许那才是他的归宿。他不会止步不前,他还有属于自己的责任和宿命。


 


      今日正逢七月半,我给王盟挂了电话,让他把潘子的地方好好修整一番。我们则在院子里画了一个圈,看着燃烧的纸钱在风中化为灰烬。


 


      又是一年过去,我插着口袋叼着烟,心里却没有一丝茫然和无措。


 


      因为我知道我们有下一个十年,乃至余下的半生。


 


      -END-


     
      一些私心和想法。


      我们还有无尽岁月,半世繁华❤


 


 

评论

热度(46)

  1. QQ糖w_思无邪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