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糖

【瓶邪】不戒深情②

沅芷:

图片也被吞了……第一次变成被吞重灾区,袖底链试试
谈完人生终于可以进入正题干柴烈火啪啪啪了……


我装不下去了向大家坦白一个事实,我并不是老司机,其实驾照只是初级婴儿车,还是淘宝上两块五买来的→_→我错了我不该装逼,好像身体被掏空→_→
发情里声软水多的吴总就在眼前却肾虚不能上的痛→_→
*这一段没有雷大概
*水多请自备氧气筒


不戒深情②


窗户投进天边火烧云的艳色,绮丽非常。


姜根迪如冰塔林的极寒与南迦巴瓦雪顶的凛冽在昏暗的卧房里沉沉的压下来,固态的水没有冲淡茶香,反而消弭了战火硝烟,不动声色地逼迫着龙井渐渐泛出了最深处的甘甜。


失去的嗅觉让吴邪再也闻不到这些能够具象化的分子,但坤泽体质直接的生理感受远比嗅觉要霸道的多,自主的回应无比诚实。


为什么。张起灵没有因为吴邪的抗拒收回手,说道,你需要我。


吸进的每一口空气吴邪都在抗拒,然而每一口空气他也在渴求。虽然时间久了,但被多次临时标记过的烙印还刻在骨子里,身周满满都是张起灵的味道,让他安心放松又本能地臣服忌惮。


后颈细看仍留有利齿穿刺的疤痕,埋藏其下的腺体这时隐隐发热,像是对张起灵认了主。


吴邪在他的注视下瑟缩着把自己蜷得紧了一些,他出了大量的汗,湿发黏在脸颊边看起来像只从水底钻出来的海妖,眼睛半闭着,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开口,有些语无伦次。


“小哥,我一直想告诉你……你对我,没有什么瞎几把淡的责任。”他抓紧了被子,“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需要再扛任何东西了。”


“况且你看我这个样子,还有多长时间都是问题,更不用说传香火,我也不想、不想……”他再也说不下去,嘴巴急促地一张一合。


十年磨炼让吴邪懂得洞悉人心,彼此之间的同一份心思他当然知道。到这一步他拥有的东西不多了,能给张起灵的他都愿意给,毫不吝惜。但是他怕,怕天不假年,怕短暂得到后的永久失去,拖累对方孤寂半生。


沉浮数千个日夜,吴邪拼命去追,张起灵也学会停下等待,眼看着只差一步,他却止步不前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自己一直是生龙活虎的二十岁,大家停留在青春健康的年纪,恣意放纵不用顾虑身体的衰弱。相互喜欢的人永远相伴,不用担忧身后被留下的人是不是凄凉寂寞,能不能看得开放得下,黄泉路都走得不安宁。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


张起灵低头,黑沉的双眼静静地注视他,嘴唇抿成一条刚毅的直线,没有说话。


不由分说将吴邪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圈紧,沉声道:“你很好,会更好。”然后握住他抓着被子的手,不顾他挣扎按上胸膛,问他,明白吗。


有血有肉,虽强如神佛但并不如神佛般的冷漠,过去近百年里封冻的七情六欲在张起灵遇见三月苏杭的时日里复苏,或许隐秘的种子早已在擦肩而过的那一次扎根心脏,在蛇沼邛笼的生死相随中逐渐抽芽繁茂,最终结得一树花开。


吴邪被活生生的温度烫到了一样,条件反射的缩了缩。手掌下隔着皮肤与肌肉传来心脏强健有力的跳动,仿佛掏出来放在手中的炙热沉重。


没有言说的是这个男人一生里全部的爱情。


明白吗?当然是明白的。


“不要怕。”声音轻的像一声叹息。


鼻子一酸,泪腺突然间就变得不堪一击,透明温热的水滴从眼角滚滚而下,吴邪闭上眼,手绕上面前这个人宽阔的背,笑说我怎么会怕呢。


暴雨早就停了。


喝肉汤戳我(袖底)


袖底看不了简书

评论

热度(149)